1月24日,烏克蘭基輔,東正教牧師在示威者及防暴警察中間祈禱 IC供圖薑毅烏克蘭這個長期在美歐和俄羅斯之間東搖西晃的國家,何時能逃離“鐘擺”的命運?烏克蘭的“困局”如何破解,其未來將走向何方?2月27日,本報記者連線中國社科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俄羅斯外交研究室副主任薑毅進行解讀。
  政策搖擺不定引禍端
   華商報:哪些因素造成了烏克蘭當前的混亂局面?烏克蘭這麼一個大國是如何被撕裂的?
   薑毅:這是內外因等多方因素造成的結果。首先從內因上講,東烏克蘭傾向於俄羅斯,西烏克蘭傾向於歐盟。除了民族情感、歷史、文化上的淵源以外,東西部還存在經濟利益上的差別。另一個內部因素就是亞努科維奇政府執政的問題。首先是腐敗問題,亞努科維奇重覆之前政府的集團性貪污行為,沒有任何改善,某種程度上還有所惡化,引起民憤。除了貪腐的問題,還有經濟增長乏力,民生改善不好,GDP增長在獨聯體國家中都排在後面,都引發民眾對政府的不滿和不信任。點燃這次示威衝突的導火索,就是亞努科維奇在加入歐盟的問題上出現很大失誤,政策來回搖擺。一開始,亞努科維奇不跟俄羅斯談歐亞聯盟建設,而是跟歐盟談合作,但是跟歐盟談了幾個月後,突然決定不加入歐盟,選擇了俄羅斯的援助。把這個重大的政策當成一種兒戲,來回搖擺,造成民眾的憤怒。
   最關鍵的因素還是亞努科維奇的政治基礎遭到了極大的削弱,才有了眾叛親離的下場。自從1月18日發生流血衝突以後,亞努科維奇所領導的地區黨首先在議會裡面通過了很多一連串的對亞努科維奇不利的決定,比如說1月19日通過的禁止使用武裝部隊向平民開火的決定,比如說在1月22日達成協議以後,迅速地通過決議釋放季莫申科,包括馬上彈劾掉亞努科維奇等,這些方面都表明:亞努科維奇所領導的這個政黨本身拋棄了亞努科維奇,在急切地跟亞努科維奇做切割。這恐怕是導致亞努科維奇在國內已經找不到一個根基,找不到一個支持力量足以與反對派抗衡的最關鍵的原因。此外,俄羅斯和歐美在烏克蘭問題上進行的博弈,是促使烏克蘭國內持續動蕩的重要外部因素。
  烏東西分裂的可能性很小
   華商報:烏克蘭會不會像前南斯拉夫一樣被分裂,東西分離?
   薑毅:從目前來看,這種可能性很小。首先,畢竟南斯拉夫是多個民族構成,才有了最後的分離。烏克蘭不同於南斯拉夫,它是一個單一民族國家,儘管東部地區的人民親俄羅斯、西部地區人民親歐洲,但是東西地區在文化、宗教方面都沒有什麼本質差別。同一個民族只是分佈在不同的地方,最終不會造成民族的分裂。第二點,外部的因素也不允許烏克蘭分裂。不管是東邊的俄羅斯,還是西邊的歐盟,都不希望烏克蘭分裂。如果分裂,對俄歐雙方而言都是一場災難。
  理想和現實讓烏陷兩難
   華商報:烏克蘭這個長期在美歐和俄羅斯大國之間東搖西晃的國家,何時能逃離“鐘擺”的命運?烏克蘭的“困局”如何破解?
   薑毅:我看不到它破解困局的途徑在哪裡。儘管很多烏克蘭人希望向西方庖彩撬且恢鋇餒碓浮5巧婕熬美媯綣尤肱訪耍誑死嫉木沒嵊齙膠苧現氐奈侍狻N誑死嫉奶烊黃疽攬慷礪匏梗赴僂蛭窆と嗽幣蒼詼礪匏梗誑死莢誥蒙俠氬豢礪匏埂A硪環矯媯綣瓜蛭鞣劍鞣接幟貌懷瞿敲炊嗲荒芙餼魷質檔奈侍狻@硐牒拖質抵洌膊荒芏齠親櫻誑死枷萑肓僥閻亍T趺叢諏秸咧溲罷乙桓銎膠猓獠還芏暈誑死頰故敲裰詼遠際且桓瞿煙猓床壞澆餼穌飧鑫侍獾耐揪對諛睦鎩�
   華商報:面對向東還是向西的極端選擇中,有沒有第三種選擇?
   薑毅:現在看不到別的選擇。只能通過三方努力尋找一種大家都能容忍都能包容的模式。左右搖擺來回試幾次之後,有可能尋找到一個平衡點。俄歐雙方也不想就這個問題迎頭相撞撕破臉,烏克蘭也不想自己國家分裂,所以迫切需要的是尋找一種合適的模式,共同包容、利益共享的模式。但能否找到,什麼時候能找到,都是未知的。在我看來,這可能是唯一的一條路,多次搖擺中尋找在東西之間的平衡點。
   華商報:烏克蘭“變天”是否會對中國造成影響?
   薑毅:烏克蘭與中國沒有現實利益的衝突,在長遠利益和戰略利益方面也沒有衝突。任何一個黨派上臺都要發展經濟,而軍工是烏克蘭比較有國際競爭力的領域,意識形態和政治偏好對於中烏兩國已簽署的合作項目以及未來經貿合作不會產生太大影響。烏克蘭獨立已經20多年了,烏克蘭歷經了幾任的總統,這幾任總統的政治傾向都不太一樣,但中烏關係都沒有受到大的衝擊和影響,包括在2004年發生顏色革命以後,大家都說尤先科是一個極端的親西方派,儘管如此,中烏關係並沒有受到嚴重的影響。
  俄若出兵等於失去烏克蘭
   華商報:為什麼普京在烏克蘭危機期間一度表現得很沉默?
   薑毅:關鍵問題在於亞努科維奇自己不給力。普京如果要在烏克蘭問題上出手的話,首先要有個抓手。但他一直支持的亞努科維奇不給力,他所領導的執政黨也把他開除了。普京雖然表示烏克蘭唯一的總統是亞努科維奇,但現實是,亞努科維奇振臂一呼,能有人團結在他周圍嗎?沒有,那麼這個代理人就等於不存在,他自己又不能插進去。普京很生氣,但找不到地方下嘴,他需要一個抓手來發力。
   華商報:您認為俄羅斯出兵的可能性大不大?
   薑毅:沒有可能性。出兵就等於入侵,等同於把烏克蘭完全推向西方。哪怕是中立的烏克蘭人也不會接受這種現實。第二,俄羅斯跟西方迎頭相撞,西方毫無疑問會大力援助烏克蘭,俄羅斯能力尚不足。第三,如出兵不光會嚇跑烏克蘭,也會讓其他獨聯體國家恐慌,加快去俄化的步伐。第四,俄羅斯會失去道義形象,沒有國家會支持它的做法。
   本報記者袁金會  (原標題:烏克蘭為什麼被撕裂)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meqocjegsfqp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