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下午,開學第一天。瀘州七中初三(12)班,詹光偉坐在教室第一排的一張課桌上,面對學生。隨著上課鈴聲響起,教室內隨即響起了他抑揚頓挫的聲音。
  和享譽世界的英國科學家霍金一樣,詹光偉身患的疾病,名叫運動神經元進行性肌肉萎縮症,俗稱“漸凍人”。20年來,隨著病情加重,詹光偉由最初的行動不便直至無力動彈。家到教室,雖然僅僅只有50米距離,但卻只能靠校工背,學生用輪椅推。現在,詹光偉已再無力登上自己最心愛的講臺。只能坐在臺下的課桌上講課。“詹老師完全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上課!”同事趙泉感慨。
  特殊的一課
  老師無法登臺 同學幫忙板書
  1994年9月1日從四川師範大學畢業的詹光偉正式進入瀘州七中任教,昨日也是他從教20年的日子。
  詹光偉的家,就在學校內,距離教室約50米。但除了雙手還能勉強書寫外,詹光偉再無法支配身體的其他部位。短短50米,對詹光偉而言,顯得遙不可及。昨日下午上課前,班上塊頭較大的陳飛、劉念兩名同學先來到老師家中,輕輕將老師抱在輪椅內,然後再將老師推出家門,穿過一條小徑,然後再將老師推到教室。
  詹光偉說,早在10年前,自己身子就開始僵化,無法行走。“最初,學校派了一名校工,每天將我背到講臺上。那時,我還能站在講臺上授課。然而兩年前,由於病情加重,我再無法站立。”
  到達教室後,陳飛再次抱住老師的身子,將老師放在教室第一排的課桌上,同時將老師的雙腳放在一張椅子上。這是一堂特殊的語文課,課程的完成,需要師生高度配合。坐在課桌上的老師滔滔不絕。班上書寫最為工整的殷汶懿則站在講臺上,協助老師進行板書。
  雖然身子無法動彈,但課堂上的詹光偉聲音洪亮、高亢。詹光偉告訴成都商報記者,長時間坐著不動,身子很容易變得僵硬,“當我突然提高語調時,那是因為我很難受!”
  堅強的老師
  即使絕望 也需“詩意棲居”
  長期以來,詹光偉都在承受著疼痛的折磨。這種疼痛,有時甚至痛入骨髓,特別是冬天。在一篇日記中,詹光偉寫道:“寒冷冬夜,你一個人醒來,特別想翻一個身,然而,無論你怎樣使勁,身子總是翻不過來。然後,你就這樣大睜著雙眼,等待天明……一種從內心深處潮水一般泛濫起來的絕望。這種絕望,有時甚至足以把人活生生吞沒。不過,幸運的是,對我而言,絕望也好,宿命也好,只會一閃而過。而我,更重要的就是,我要在這種絕望當中,尋找存在的意義。”
  直到現在,詹光偉仍承擔著兩個班的語文教學工作。考慮到詹光偉實際情況,一度,學校領導試圖減輕他身上的教學負擔,讓他只上一個班,但被詹光偉拒絕。瀘州七中教科組主任黎明則表示,雖然無力登臺,但多年以來,詹光偉任教班級的語文成績長期名列年級前茅,“經常都有家長找到學校,希望能將孩子調到詹老師所在的班級。”
  “人類充滿勞績,但還詩意的安居於這塊大地之上。”荷爾德林的這句詩歌,是詹光偉的最愛。“能夠讓我詩意安居的東西,那就是教學,另外還有學生。”
  成都商報記者 張柄堯 攝影報道
  瀘州新聞熱線 13309087709  (原標題:瀘州“霍金”:從教二十年 用生命上課)
創作者介紹

Mt. Shasta

meqocjegsfqpvk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